top of page
  • 飛飛

欣賞他人生命的展現

今天早上與一位孩子聊聊。我帶著些許擔心的預期前往與他約好要聊聊的會議室裡,看著他正經、細細地從會議桌拉出椅子坐下,看著他不失禮貌又有一些尷尬的微笑,可以知道我在他心中是有距離的,比起其他能與他隨意互罵髒話、互嗆形象的人來說是不同的。不過這對我來說,這樣的距離正是我想要的,覺得這是尊重,也是相互保護自己的方法。


這孩子前一天詢問我的工作內容,他想了解自己有沒有可能能勝任。這孩子是認真的,也是聰明的,不過不曉得是不是風氣使然,我眼前的他看起來不太像是之前我認識的他,覺得他好像被同袍過於愛戴,或過於將「職場上稱兄道弟」的氛圍給沖昏頭。我可以感覺到他的迷茫,也能想像他說食慾不佳的背後原因,不過被他的情緒渲染時,我也一同陷入無奈。


會議桌面被外頭陽光照耀了進來,我看到曬在他臉上的光,想著他內心深處正在黯淡,我試著鼓勵他,但又小心奕奕的不助長他持續陷入「大哥光環」迴圈中,因為我心裡認為持續陷入「光環」是無法擁有更寬廣的未來,無論是愛情、職場皆是,畢竟那會距離「真實」更遙遠。後來我想了幾秒鐘,突然一個念頭閃過,我決定反其道而行,採用他們的口吻向他勉勵,儘管我感受到這孩子的需要是「不是把事情做好」,而是「擁有更多革命情感的伙伴」。


回想過去成長歲月裡,有多少日子是孤獨的呢?這些孤獨並不是因為「沒有人真正了解自己」,而是覺得「沒有人真正在乎自己」。但這個念頭是真的嗎?是真的沒有人在乎自己嗎?當然不是,而是我們無法透過對話、互動獲得「自己聽得懂」的回應時,內心會因為不了解,且當下的自己沒有能力解決「因不了解而產生的害怕感」,這時隔閡、被忽視感就誕生了,這尤其發生在不同年代間的溝通、不同職等階級的溝通、不同立場角色間的溝通。通常這得要等到自己就其位、謀其職時,才能理解「對方對自己的在乎、用心」的事實。


在那決策的幾秒鐘裡,我決定採用眼前孩子的口吻向他勉勵,不是為了要討好他,也不是更將他推入「光環」的火坑,而是慢慢意識到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伐、節奏,以及其個別的「使命」,這使命是老天爺給的,不應隨意涉入。不以自己的以為過度擺渡他人,不以自己的理解範圍過度為他人操心,客觀的表達、中性的回覆並不代表自己沒有能力,其實這正是一種成熟且尊重他人生命展現的表現。


我與這孩子對話結束後,我們各自走回原本的工作崗位,在座位稍稍平息自己的情緒後,繼續上工。每個人與這孩子都是一樣的,一份真實的體驗遠勝於旁人的千言萬語,共勉之。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協助他人修復關係~附處理小撇步

協助他人修復風險,看起來是一門生意,但也容易讓自己陷入危險,尤其你修復的對象們,恰好都是你的親人、朋友,或熟識的對象。 這裡指的「生意」並非只能是「金錢購買服務」,大略的意思僅是「這個需求是絡繹不絕的」,就好比柴米油鹽醬醋茶,人需要飲食來獲得能量,而只要一個地方有二個以上的...

永遠的愛情~你相信你的愛情是永遠的嗎?

世界沒有永遠的愛情 只有願意選擇互相愛著的關係 只有願意選擇相信彼此的關係 以前常想:「有沒有什麼是永遠的?」例如,永遠的愛情、永遠的親情、永遠的友誼。仔細回顧前面的名詞,不難發現我們將「期待某事是永遠」的這件事,倚靠在「需要有他人」的前提之上,換句話說,我們將期待放在「自...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