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飛飛

2022/4/13 飛飛回覆麗莎

已更新:5月13日

那天我們談及很多行星,在麗莎的好奇心驅使下,談了不少占星經驗談,也分享觀察麗莎星盤時的前四項要點,覺得這些要點,除了正是影響麗莎特質的重要因素,也可以列出來幫助麗莎回顧。四項要點羅列於下方:

第一,日月四分相

日月四分相象徵小時候吸進腦袋瓜的想法、氛圍認知是有衝突的,那種衝突的感覺類似,自己房間桌子的其中一隻腳突然壞掉了,但為了不讓書桌上的書櫃塌下來,所以自己去扶著桌子,起初扶的五分鐘,邊扶邊思索解決辦法,沒過多久,手開始覺得痠,想放手,但知道一放手書櫃則會立即塌下來,而此時旁邊沒有其他可以協助自己的物件,自己身陷在不上不下的感覺,是尷尬、矛盾、衝突,而且如果還持續沒有想到其實可以請隔壁間的家人協助時,那表示自己陷入「只有自己能幫助自己」的盲點中。

通常日月四分相的小時候,其養育自己的人們本身的個性、特質是很不一樣的,當然也可以指養育自己的人們,很可能有關係調和不是很順的狀況,才會讓日月四分人接收到「很不一樣訊息」的投射。這裡指養育自己的人們,當然可能是父母或其他當時主要照料自己的人。

不過日月四分相,到底是收到什麼樣不一樣的指標呢?將之分成太陽指標、月亮指標。 太陽巨蟹座的指標,告訴我們溫情、親情、情緒本是一件重要的事,而這項指標也被自己列為日後人生欲前往的方向,例如:我想成為一位溫暖照顧身邊人的人、我想成為能滋養他人身心的廚師,這個方向與其他同樣出生在太陽巨蟹座的寶寶都是一樣的,都認為溫情、親情、情緒、成為有能力照料他人的人,是一生在追求,且認為重要的事情。

前述提及的顯而易見指標,是由太陽星座掌控,另一方面,我們會收到由月亮星座所投射出來的隱晦指標。 而Lisa的月亮星座在天秤座,讓我們可以猜想,麗莎從小受的耳濡目染,是習慣與親近人平起平坐的討論,也許是禮貌性的討論,也可能是很具有挑戰性的激辯,不過無論是哪一種討論氛圍都無妨,因為對你的習慣來說,這些只是就事論事,反而認為在關係中能做到「交談」的關係才是自在的,並不會覺得有需要做到有照顧對方情緒的前提下,才能表達。


日月四分相的矛盾,如上所述,理想中的自己是希望做到「符合自己心目中」的「照顧形象」,但骨子裡的你,是不習慣以「照顧」的視角與親近人相處,更多的期待是與自己是平等關係,是可以與自己進行辯論、激辯,而也不會覺得這樣是傷害或非照顧他人的狀態。

日月四分人,雖有自我矛盾的苦澀狀態,但這個現象並非獨特,因為這個相位是蠻多人都有的,也許在早些時候,先接受自己的月亮天秤(例如:我其實不太喜歡照顧別人),隨著時間的進展,慢慢在朝向太陽的路前進,後來會發現,也許真的要關係夠信任,即便相互激辯,也不會覺得自己對他人不好,因為這只是一種「信任」的表現。

第二,行星集中在上半部 行星集中在上半部 ,指的是麗莎的成長來源,來自與很多外界的互動,越對世界感到好奇,越能夠吸取更多幫助自己成長的養分,或者也可以說,與更多外界的互動,可以幫助自己的行星練習發揮能量,當獲得足夠多的練習時,行星自然而然可將其特質發揮的穩定,再過久一些時間時,主宰這些行星們力量的自己,就能因掌握掌握得宜,自然而然地被更多人看見。 第三,月亮在第一宮 由於第三項「月亮在第一宮」提及到月亮,須與第一項搭配一起服用。讀完後,更加覺得優先滿足月亮,再往太陽的方向前進,是最適合麗莎的安排。至於怎麼優先滿足自己的月亮呢?面對任何議題的十字路口時,請先將「喜歡」、「想要」的慾望暫時擱一邊,請先不要為了「想要」而選之,也請不要因為「喜歡」而選擇了它,當自己在做人生規劃時,選擇保守一點的選項,並不是不好,也不是野心不夠大,而只是透過選擇「保守」牌,讓自己安定下來,安定了,才有餘力將喜歡的事做到好,因此,請優先選擇「應該」的事,或是先選擇「你早已經習慣」或是「早已經會」的事情,是比較適合麗莎的唷!

第四,金凱合相 金凱合相上次談的還不是很多,這個有機會可以再談談,這影響感情層面也很多唷!覺得Lisa的金星因為有了凱龍星的緊密合相,而幫助金星特質變得更鮮明,這是一個Lisa很有魅力的相位,上回有提到過,覺得麗莎對喜歡的事情,應該是超級勤快的才是,這種勤快的表現、像小蜜蜂的穿梭在喜歡的人群之間幫助別人,是麗莎的魅力來源唷!

以上是分享給麗莎的見解

祝福喜悅順心

飛飛

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占心諮詢-從字面上來看,好像與命理和諮商脫不了關係,自然有些刻板印象浮上心頭。但這次會談結束,完全跟我所想的傳統算命和心理輔導,相差甚遠。大部分傳統命理,往往將我們框架於命盤之下,我這一生中,一定會發生什麼災厄,只適合什麼工作,去完之後往往有些許無力感湧上。 而飛飛新穎又獨特的講解方式,融合占心理論和客人的人生經驗,將命盤視為地基,經驗發展成大樓,告訴我們其實我們還有更多的可能性,尚未發覺。同時,

老實說覺得這次諮詢和以往去別的地方做的占卜感覺很不一樣,也和我預期的不同,本來其實以為一開始會就我的星盤逐一作詳細的說明之類的,但後來整體感覺比較像去諮商然後我的星盤只是偶爾提到的參考,我很好奇我的星盤述說的我是什麼模樣,但是這整個過程和結果還是讓我獲益良多,之後也會想報名自我覺察的課程。 和飛飛說話時感覺不像是第一次見面的人,甚至有點良師益友的即視感,邊做諮詢邊打字統整的方式我也喜歡,幫助我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