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飛飛

尋求幫助,是疼愛自己的禮物

已更新:4月29日

接受幫助的過程

這陣子工作挺忙的,除了承接離職同事留下的工作,也因有幾位同事調至其他部門,所以實際接到手中的工作量,比預期還要多一些。然而,在四月中時,我被排山倒海的工作量壓的喘不過氣,此時的我在離職、選擇面對它之間徘徊。


每個人都有不擅長的事,不擅長的事隨著經歷而有變化或沒變化,舉自己的例子來說,從以前的自己即特別不習慣「向他人請求幫助」,更精確來說,當有長輩或主管輩的人向我下達指令、安排事情給我時,我通常全盤接受,一來,我不多想,二來,覺得被派任務是一件被信任且光榮的事,所以很快的即會進入「解決問題」的心流,而不是先盤點「我有沒有能力處理」、「我有沒有時間」。


工作是中性的,工作場所也是中性的,而職場文化也是中性的,「中性」一詞的關聯性是見仁見智、沒有好壞之分、怎麼說都通、永遠都有正反方,所以說,一味的只是站在某個論點說話、思考,甚至是「相信」,是不夠客觀的,容易因盲點而越陷越越深,而且自己還不明白自己早已被自己的盲點置身事外。


昨天晚上,我向公司老闆的特助請求幫忙,起初先是閒聊其他部門的開缺狀況,心想著是否有機會轉調。聊著聊著,他主動問起我怎麼這麼問時,我才不小心透漏出我需要幫忙的暗示,而特助也暖心主動問我是否需要聊聊,我當下是又驚又喜,期待與他會面。覺得能得到受過專業助人訓練的特助協助,是一件很棒的事情,覺得自己根本賺到太多。


今早進公司時,依舊抱著有些厭世又糾結的心情上班,而好死不死,今天又是擾人的例行產品維護時間。10:45與特助預約聊聊的時間到了,我走進會議室,看見特助在裡面等我前來。


他將所有百摺窗拉起來,好便讓陽光灑進來,接著他請我坐在他旁邊,先是讓我自由發揮的暢談,我邊講他邊畫心智圖,我沒留意他畫的到底是什麼,我也沒心思顧到那邊,只能像一灘水、一灘水的把想法倒出來,說了一會兒,他問我還有沒有,再說了一會兒,他再問我還有沒有要補充。其實我起初述說時,講的比較保守,但後來越講越起勁,所幸也把哪個人的全倒了出來,不過,特助的回應讓我覺得有些訝異。


覺得像這樣站在客觀角度的人來說,肯定都知道不可能有完美的機制,也不可能有完美的老闆,當然也不可能有沒有爭執、不愉快的環境,所以如果特助與我討論的主題是「制度、老闆、環境」,效果不大,因為那些並不是我的管轄範圍,越界的想處理非我職責的事,通常下場只有更慘,因為你只會更加的因為自己的無法撼動而挫折。之所以挫折,不是因為自己沒能力,而是走錯頻道了。


當我述說完時,特助請我坐在原本座位旁的另一張椅子,我心裡小劇場的暗想:「是不是特助覺得我太煩了,所以才請我去旁邊做?」,當我還在自我懷疑時,特助說話了,他說:「飛飛,你剛才坐在這邊,你有沒有什麼想對他說?」,特助說話的同時,比著先前坐在那位置的自己。當我試圖要說些什麼時,我哭了出來,而我也被自己的哭嚇了一跳。


從進了會議室之後的那一刻起,我彷彿走入一個結界,我忘了過了多少時,今天也沒帶手機,當回到辦公室座位時,才發現原來剛才我們才談了45分鐘吶!覺得這45分鐘好似過了2小時呢!覺得這些時間裡的自己,很舒服、也很自在,而且很像是得到一個禮物,這禮物雖是無形,但實用,這個禮物是「方向」。


特助給了我功課,同時也主動邀請二次追蹤,對於能無償得到助人者幫助的機會,根本是比樂還樂呢!所以立即答應與特助的二次邀約。



 

尋求幫助,是疼愛自己的禮物

在我離開會議室前,我向特助道了謝,他叮嚀著說:「你要謝謝的是你自己哦!」我笑了笑,然後離開會議室。


「尋求幫助」是一種不需要透過學習,即可學會的技能,他是一種「行動」,如同睡前刷牙、飯後刷牙的行動,或早上到公司向同事問好的行動,他並不困難,也沒有技術門檻,他只是一種「要」或「不要」的區別而已。


上一次「尋求幫助」是什麼時候呢?今天有嗎?昨天有嗎?自從發現「尋求幫助」可以是疼愛自己的禮物時,開始嘗試將它納入每日的自我觀察,觀察是否哪些事情是可以尋求幫助,但實際卻未採取行動,接著再去思考,我為什麼覺得這件事不需要尋求幫助、為什麼覺得這件事可以尋求幫助,我期待尋求什麼樣的幫助,而他人的什麼樣的回饋、感覺是我不願意看見的。


經過一些時間沈澱,了解自己因抗拒接收「被覺得是笨蛋」的觀感、眼光,所以傾向先由自己查足資訊、幾次嘗試,之再評估是否要尋求幫助。投入研究、學習是不錯的,但這無形中耗掉許多時間資源,如果這個狀況並非一個人的盲點,那倒還好,但如果變成盲點的話,每件事會從「盡可能借力使力、懂得使用資源」變成「每件事情都自己來,每件事情都因多個小研究而讓整個心力發散」,如此一來,生活就不是用來生活的,而是用來避免被覺得自己是無知的。


為什麼「尋求幫助」是禮物呢?因為他能為你省下時間,時間雖然不能讓你購入美食,但他能讓你擁有一個從容享受美食的時光,現代人缺的不是金錢,而是時間。


你擁有時間嗎?你擁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嗎?把不會的事、不擅長的事、需要花大把時間研究的事,甚至把需要用一輩子的傷痕纍纍來證明的事,拿去請教高明吧!能夠被你請教的人,肯定都有他的高度、可信度,試著信任對方的能力,也試著信任你將獲得所需的尊重,共勉之。


 

自我紀錄晤談結果


1. 主要原因:專注力發散


同時處理很多事,而非依序處理每件事,使得自己對「完成度」的追求,經常感覺遙遙無期


2. 具體問題:錯置工作目標,且目標不明確


誤將「主管的期待、是否完成主管交辦事項」視為評估自己工作成就感的唯一指標,透過特助說明,讓我更加明白,我的職責比我預期中還要有更高的自由度、自我管束的空間,所以不適合將主管的交辦事項視為唯一評估自身能力的指標,而是要再重新消化並釐清優先順序之後,再作為自己的目標。


經協商下,覺得可以將我所喜愛、重視的項目,調整為自己的主要目標,這樣的調整除了可以讓我變得專注之外,也能對於比較不感興趣的項目的包容度變高,包容度變高是因為專注度沒再放那麼多,而也能幫助自己更有勇氣提案,做一個自己喜歡且有歸屬感的專案。


3. 導火線:工作量增加


4. 獲得幫助:被理解、獲得調整方向


5. 特助給的功課:


使用上回特助分享的「模式」卡片,幫助自己進行「自我教練」





1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現代人大概是太少互相稱讚了,才會那麼需要粉絲。如果「被別人羨慕」能治癒自己的「不幸福感」,那其實蠻好處理的,大家一起調整一下心態,大家就能一起感覺到幸福。 幾個月前,飛牛正逢工作轉換期,在工作轉換的過程,他留給自己一些假期,每當我下班回到家時,看到他一臉笑瞇瞇的樣子,總是覺得心裡不平衡,不平衡為什麼他可以這麼爽,而我得要在公司緊繃兮兮,三兩頭就跟他哎我好辛苦。 我的公司制度其實不差,待遇也不錯,而

協助他人修復風險,看起來是一門生意,但也容易讓自己陷入危險,尤其你修復的對象們,恰好都是你的親人、朋友,或熟識的對象。 這裡指的「生意」並非只能是「金錢購買服務」,大略的意思僅是「這個需求是絡繹不絕的」,就好比柴米油鹽醬醋茶,人需要飲食來獲得能量,而只要一個地方有二個以上的人存在,就會有紛爭,這時候就有修復關係的需求。當然,前提是他們想要、需要繼續與對方相處,不論繼續相處的原因是什麼,有的是血緣關

昨天在「占星保養日」的收穫蠻大的,先感謝老天爺賜給我一位個性豪爽伙伴,伙伴的豪爽給了我最即時、最直接、最真實的回饋,這種回饋讓我不用猜想,也不用等待,就好比送卷給電腦評核一樣快速。 昨天的練習星座是天秤座,在一個小時裡,重新用身體感受什麼是天秤座,平時閱讀太多占星文字,都有點兒要忘記身體了。 我們從「下背部」開始感受,感受彎腰時,身體自然形成的S曲線,也透過躺在地上將身體形成船型,透過吸氣、吐氣,